「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酒徒》,寫一個因處於苦悶時代而心智不十分平衡的知識分子怎樣用自我虐待的方式去求取繼續生存。

 

煙,讓人在現實與理想間游離。
酒把思緒模糊起來,潮濕了斷斷續續的記憶。

 

『屋角的空間,剩下一瓶憂鬱和一方塊空氣。』

 

少女用一支煙告訴你,煙圈中的花樣年華背後,兩瓶酒中間,藴藏潮濕纏綿的記憶。

酒醉的人又真的迷糊嗎?

攝影照 Photography Display

1/1

Model credit: Tsui Tsz-Ki 

 

* 設計為自發非商業項目,與該出版社無相應關係。

© 2020 Alice Tsang. All rights reserved.